导航菜单

千亿资本再造存储芯片 传中芯、新芯将组建国家队

1200亿元人民币基金到位9个月后,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将迎来又一笔200多亿美元的资本投资。

近日,知名研究机构趋势力(TrendForce)发布报告称,武汉新新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被中国政府选为中国存储芯片产业的重中之重,武汉新新未来将筹集约240亿美元在中国建立存储芯片产业基地

几位知情人士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近两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密集讨论存储芯片行业的发展。最近,该公司基本上决定“在武汉的存储芯片行业树立领先地位”,但政府尚未发布这一消息。” 知情人士表示,SMIC和武汉新新将联合组建一个国家内存芯片团队,预计共筹集约250亿美元国家大型基金将由SMIC、湖北省和一些社会资本投资。" “

目前,SMIC和武汉新新都没有对此报道作出回应。

Memory空White

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宣布中国芯片产业十五年规划。2014年10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公司成立,政策性资金1200多亿元落地。

与此同时,紫光集团、中国电子、长电科技等公司通过数十亿美元的收购相继加入国家芯片团队。英特尔、高通和钛等国际芯片巨头也通过投资和设立子公司参与了中国芯片产业的总动员。

然而,密集的工业运动似乎忽略了个存储芯片,这是比例最大的领域。

根据国内知名分析机构CCID顾问提供的数据,2014年中国芯片市场达到1039.3亿元(约合1690.4亿美元),占全球芯片市场的50.7%。 其中,内存芯片市场规模达到2465.5亿元,占国内市场的23.7%,其比例超过了中央处理器和手机基带芯片。 CCID咨询公司集成电路咨询部总经理饶小平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中国的内存芯片产业基本上是空白色,几乎100%依赖进口 “

2014年,中国芯片产业进口2176亿美元,仅次于原油进口2283亿美元。

着名芯片分析机构SMIC研究的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曾经写道《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文章指出:“三星、美光、东芝、海力士等企业垄断内存市场高达800亿美元,而中国每年进口600亿美元的内存芯片 “

然而,对内存芯片的投资是巨大的,三星、美光、东芝、海力士等企业每年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这种投资的规模令中国企业望而却步。 过去几年,一些国内企业试图通过国际并购进入存储行业,但都失败了

国家协调

“2013年,当中国政府计划支持集成电路产业时,武汉新新已经建议政府通过国家支持建立中国的存储产业。 知情人士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当时,武汉新新计划筹集100多亿美元建设高端生产线 “

武汉欣欣成立于2006年。这是湖北省与武汉市之间的一项重大战略投资项目,耗资100亿元,由湖北科技投资集团100%控股 目前,武汉欣欣主要为内存芯片设计公司生产NOR闪存芯片,累计出货10万多片,有一定的技术积累。

业内人士表示:“当时,除了武汉新新,SMIC还计划在北京建一条仓储生产线 当时,SMIC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支持。SMIC计划筹集的资金比武汉新新略少,但也超过了100亿美元。 “SMIC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除了北京和武汉,上海和合肥都向政府寻求成为“中国存储芯片产业基地”的机会。 其中,上海吴月峰基金今年3月投资约6.4亿美元收购美国存储芯片设计公司芯片半导体(Chip Semiconductor)。 合肥还与台湾群联电子签署了合作协议,并计划在第一阶段投资3000万美元,将合肥建设成为“仓储之都” 此外,合肥和上海也出台了相应的优惠政策来吸引芯片产业公司。

然而,顾文俊曾在文章中指出:“我们的内存芯片技术专利来源稀缺,人才队伍组建困难,资金支持投入高。这不是地方政府能承担的责任。它必须上升到国家战略。”

饶小平还认为:“由于高度的技术标准化,存储芯片行业极其依赖规模。” 他列举了三星在Xi安建的一条仓储生产线,总投资超过150亿美元。目前,三星已投资50亿美元。"没有国家资源的协调,任何企业或地方政府都不可能独立完成这项任务。" “

”也许正是出于这些考虑,政府应该协调地方政府和两大集团在中国建立一个以武汉欣欣为基地的仓储产业基地,否则就无法与三星和美光竞争。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两家公司的筹资计划已经合并为一个平台。该中心的国际首席运营官赵海军将担任领导,他最初负责在北京建立仓储基地。 “根据SMIC和武汉新新的原计划,两家公司筹集的资金总额可能超过25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武汉新新和中信的国际渊源也是这一“国家总体规划”的关键 武汉新新成立之初,武汉政府采取了与中国新新国际“托管合作”的模式 也就是说,武汉政府将为投资买单,承担投资风险。SMIC将负责技术和管理产出。 武汉新新现任首席执行官杨士宁和首席运营官洪峰都曾在SMIC担任高级经理。武汉新新的大部分管理层来自SMIC。

“接下来,SMIC和武汉欣欣可能会有进一步的资本合作,比如并购 知情人士说,今年5月,武汉市政府领导人与SMIC举行了高层会谈,讨论与后者的深入合作。 合理的管理改革是两大公司下一步发展的基础。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存储行业的领导者已经初露头角,但在未来的发展中,它将如何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呢?

2014年,美光的销售收入为160亿美元,每月23万块内存芯片。三星的收入高于美光,每月存储芯片容量超过40万芯片。

饶小平在他的分析中指出:“在这场竞争中,如果月生产能力没有达到5万件的水平,就根本不可能盈利。” 据公开信息显示,武汉新核心目前每月最大产能为60,000-70,000片,但由于新核心目前主要生产需求较低的NOR闪存芯片,其每月实际产能仅为20,000片左右,还没有达到盈利点。

显然,武汉新新需要通过提高技术实力来扩大生产线,引进更多的客户。 2015年2月,国际知名存储公司Spansion宣布与武汉新新达成合作开发生产3D与非门闪存技术,并签署了联合开发和交叉许可协议。 据全球研究机构TechNavio预测,得益于物联网和汽车互联网的发展,3D与非门的复合年增长率到2018年将超过80%。 然而,双方的首个3D与非门产品需要在2017年上市 此外,武汉欣欣还与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达成合作,并获得后者的制造技术授权

中国市场对全球芯片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随着中国政府支持本土芯片行业,国际巨头也在密切关注中国市场的变化。 饶小平指出:“中国企业与国际巨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对于国际公司来说,与中国企业合作是最好的方式。中国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支持当地产业链的合作。 “关于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的谈判必将成为下一个焦点

此外,未来的市场竞争不难预见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国际巨头生产能力的扩大和市场价格的波动 ”顾文俊预测,中国的内存芯片可能在七八年内看不到任何盈利的希望。 “这个资本投资巨大、回报率极高的高技术产业不仅需要巨额资本,还需要对成功的坚定信念和专注于发展的决心。 "

中国公民赴澳洲实行无贴纸签证注意事项问答